您现在的位置:六盒宝典开奖结果 > 教育科研 > 教学随笔 > 正文内容

南昌教育改革开放30周年征文--- 陈迪中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01-23 浏览次数:
 最近,在《南昌教育》上刊登了我校陈迪中老师一篇关于南昌教育改革开放30周年的征文 ,现登载如下,以飨读者。


南昌教育改革开放30周年征文
 
我的“三部曲”
 
南昌二中  陈迪中
 
内容提要
作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回顾南昌教育在“文革”中遭受的毁灭性破坏,从个人的观察与思考角度行文,虽然是一鳞半爪,也可以见证改革开放30年来,南昌教育的复苏、发展与辉煌。着重就南昌二中的办学传统与校园文化建设,作了简要介绍,并提出一孔之见,供学校领导和关心南昌二中发展的读者参考。
 
一  初为人师
 
 1968年,大约九十月间。南昌火车站。随着汽笛的一声长鸣,列车缓缓开动了。几乎是同时,整列车厢传出一片哭声。这是当时“迁校潮”中的一幕。那年我24岁,刚参加工作,分配到原南昌九中。而他们,我的学生,还只是十一二岁、十二三岁的孩子啊。
 
 “文革”发动,教育遭殃。我分到九中时,似乎所有教室没有一块玻璃,很多连窗框也没有了。教室没有门,有也是一扇破门,没有课桌,没有凳子,没有讲台,只剩一块班驳破败的黑板。没有课本,“红宝书”(《毛主席语录》)和“两报一刊”(《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社论,是唯一的教材。大批孩子没有正常的学上,小学毕业无法升初中。1968年初中招生两次,称为“68(2)级”。当时“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小学5年,初中2年,高中2年。他们刚进校,才十一二岁、十二三岁,就同其他年级的同学一道,被迁校潮卷出了南昌市。
 
 当时南昌九中的学生一分为二,一部分迁到余江县刘家“共大”(全称为“共产主义劳动大学”),一部分迁往弋阳县旭光“共大”。我在帮助护送学生到达弋阳共大后,返回不久,就被下放到抚州地区宜黄县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去了。那一天,是1968年12月12日。
 
 这真是一场“浩劫”,而教育是这场浩劫的“重灾区”。校舍被毁被占,校产流失殆尽。南昌市一批学校被强行迁走,积攒十几年的图书、档案、资料、贵重实验仪器、生物标本等毁于一旦;两千多名教师被下放。这两招,对于南昌市规模初具的基础教育来说,无异于致命一击!
 
 光阴荏苒,岁月蹉跎。1972年10月,我在山区接受4年“再教育”后,随着“黑线回潮”之流波,重返南昌市。所谓“黑线回潮”,是“四人帮”继续干扰破坏教育走上正轨而强加的恶名;实则是中国老百姓对结束混乱、恢复正常教育的真诚期盼,是有识之士忧国忧民、对教育回归的热切呼唤,是广大教师自觉担当责任、急切培养人才的强烈愿望。
 
 
二  也算“立业”
 
 不过,教育春天的真正来临,是在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那时,我在青山湖畔、赣江之滨的南昌十五中已经工作6年了。如果说“文革”中的教育园地是一片荒漠,那么,这时我已经看到了春风吹拂中摇曳的嫩枝绿芽。我直觉的第一个信息,是从报纸上得知的,教育期刊《中学语文教学》创刊了。我从试刊号起一直订阅,直到退休。正是它以及其他语文刊物,促成我在课堂教学上不断长进,同时也为我由粗浅而渐渐深入的教学研究,提供帮助,打下基础。此后,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与中期,各种学术专业团体、学会、刊物,便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了。1985年9月创办的《南昌教育》,也使南昌市教师有了自己的学术园地。中学语文领域的改革形势,如火如荼,流派纷呈,南北辉映。南昌教坛春风骀荡,姹紫嫣红。单说语文学科,就有“潘凤湘教读法”“张富教学法”“王运遂教学法”等各吐芬芳,竞相争艳。
 
 说进步,道变化,谈发展,不能不提到自编的讲义和试卷。内容且不论,单是技术手段,如今看来,自是霄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了。当时,铅字打印机是奢侈品,只能公家用用。个人教学用的,仍是传统的蜡纸刻印。有时为了贴补生活,还得打夜作接一点“业务”,每刻一张蜡纸可以得到三角钱报酬。现在,钢板、刻笔和手工油印机,早已进了历史博物馆,而代之以电脑、鼠标、复印、传真等高新技术。
 
 校园环境大改观,是我见证南昌教育发展变化的又一大亮点。我在南昌十五中工作20年,初来乍到,记忆中除了一幢像样的三层教学楼之外,其余大都是破旧低矮阴暗的平房教室。随着招生规模扩大,有一段时间还将简易大礼堂分隔成若干间教室,这项工作我是亲手参加过的。2008年10月,我参加南昌十五中建校50周年庆典,故地重游,已是旧貌换新颜。泥水地里杂草丛生的操场,代之以规整的塑胶田径场;平房教室多年前就代之以宽敞明亮的教学大楼;干打垒式的简易教工宿舍,代之以整洁舒适的标准住宅楼。整座校园,规划井然,精致清新,颇有“花园式学校”之感慨。它位于南昌市郊“城乡结合处”,为许多农家子弟铺就一条条通向高等学府和未来人生幸福的金光大道。办学质量跻身市属省级重点建设学校前列,被南昌市教育局熊晓武局长誉为“寒门学子成才的摇篮”。我作过一首小诗,谨表对它的感恩与颂赞:“塘山有名校,令誉满城乡。忆昔芳林幼,观今栋材长。新人堪砥柱,老友道吉祥。掩隐高楼矗,葱茏入画廊。”
 
 孔子说:“三十而立。”立什么呢?古人有“立德、立功、立言”之说,那是很高的标准,不敢妄比。我的“而立”“不惑”,都在十五中度过,20年间以教育为乐事,自感勤勉不殆,未曾虚掷光阴,也算“立业”吧。
 
 
三  感受厚重
 
 上世纪90年代初,我来到市区百花洲畔的一所名校,成为南昌二中的一员。在这里感受厚重,见证另一种进步、发展与辉煌。
 
 它有一百多年历史。它有深厚的文化积淀和辉煌的办学业绩。百年的创业与发展,涵养与积淀,为它抹上厚重辉煌的文化底色,渐渐臻于传统与现代、继承与创新的完美结合。苏圃路1号老校园(初中部)静处闹市,古朴风雅,葆有“心远地自偏”的气质;红谷滩绿茵路新校园(高中部)恢弘大气,纤尘不染,堪称江西现代基础教育的一方圣土。它获得许许多多奖励表彰和荣誉称号。也可以说,它是南昌教育改革开放30年来,与时俱进,持续发展,屡创辉煌的代表之一。总之,它本身就是一部书;关于它,也可以写一部书。
 
 它注重文化熏陶与榜样激励,学生在校期间以及进入大学、开创事业方面,都表现出持续旺盛的发展潜能。它多次承办国际性全国性学科大赛。它开放办学,最先聘请外籍教师来校任教,近年来,“国际教育部”的成立,江西省第一个“中国加拿大双语双文凭教育班”的开办,把改革开放与国际合作办学推向一个新阶段。
 
 它以“勤朴肃毅的求精文化”作为学校文化的特色。它不是“贵族学校”,也不刻意追求“精英教育”,从过去到现在,很多学子家庭贫寒,经济困难。他们是*自信奋发、励志超越,*“勤朴肃毅”精神文化的滋养熏陶,*“名称永居第二位,成绩须达最高峰”的激励鼓舞,而取得学业优异与事业成功的。它在创办、发展的各个历史阶段,培养了数以千计的精英人物。心远和省立二中以来,有以方志敏、吴有训、傅抱石、邹韬奋等为代表的老一辈革命家、科学家、国画大师和文化战士;建国初期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有以王义遒、谷宝南等为代表的科技、教育专家学者;改革开放30年以来,有活跃在神州大地和世界各地,从事科技、文化、教育、医学、金融等领域的研究、管理或教学工作,且有所建树的新一代博士、博士后。
 
 它精心打造环境精品,让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墙,都成为文化载体和无言的教师;以利于激发学生的自信心与内驱力,催生出高尚的精神面貌、价值取向和发展期待。以知名校友的名字为主要楼馆命名,设置他们的雕塑和语录碑刻。创建“校园文化长廊”、“校友博士墙”、“南昌二中红谷滩新校园竣工纪念碑”。在绿地四周和其他公共场所,设置从学生中征集精选后制作的“文明提示语警示牌”等。
 
 它要求教师人人具备“上好一堂课”、“出好一份试卷”的精品意识,也以出教育教学经验为己任,不断探索,迭有发现与首创。风靡全省赢得高考大面积丰收、效果显著的“备班制”,是经典之笔。它要求教师将文化科学知识的精华提要勾玄,准确无误地授予学生;教会学生读书,把厚书读薄,把死书读活;提炼人生的精华,教会学生做人。
 
“教师的成功是创造出值得自己崇拜的人,先生之最大的快乐,是创造出值得自己崇拜的学生。说得正确些,先生创造学生,学生也创造先生,学生先生合作而创造出值得彼此崇拜之活人。”(陶行知先生如是说)。在课堂上,师生是平等伙伴。他是学生为人、治学的引领者,他的目标是追慕崇高,他首先应该成为学生“崇拜”的对象,使学生“亲其师而信其道”。教师信奉的职业幸福感,使他们在课堂上无私地尽情挥洒,让精彩的课堂成就师生的精彩人生。同时,学生的个性发展、智力彰显和创造力迸发,使教师预感到,眼下的学生就是将来自己“崇拜”的对象,而更加谦恭尽心,呵护有加。在生活中,他是学生的良师益友,义不容辞地守护优秀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化育高尚情感,健全学生人格。
 
 南昌二中恪守“为学生未来的幸福奠基”办学宗旨,发扬“勤朴肃毅”精神。它是实现“求精文化”的基础和前提。它是一种看似无形实则无处不在的风气,是师生个体气质的反映、内秀的外化,是学校教育质量和师生整体素质的体现。它教育学生在生活上修养上崇尚质朴诚实,“自奉力求俭约,赡人力求丰足”,乐于助人,积极参与捐款赈灾、扶贫济困等公益善举。它倡扬,无论教师还是学生,无论在校学习期间还是今后开拓事业,都因具有刚毅的品格而建功立业,赢取人生的慰藉、幸福与精彩。
 
 这就是我所感受的“厚重”,也是“教育”给我丰赡的赐予。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